马甲线、蜜桃臀,怎么就成女星们的标配了?

发布时间:2021-07-28   来源: 网络    

u1s1,这年头只要是个女的,就算美若天仙,也难逃外貌焦虑。

娱乐圈是典型身材内卷的重灾区。

“要么髯,要么杀”似乎是每个姐姐的宿命。

出有道N年,姐姐演技没有提升多少,但脸和身材都是越来越好了。

但就像马思纯所说:瘦为了切合角色没问题,但全然只为了红毯艳压而玩命减肥,真的有必要吗?

我国女明星的身形管理,放到全世界都是天花板级别。

先不说道杨幂、倪妮这种定义“漫画腿”的一线大花。



随便拎出个18线的小爱豆,马甲线、蜜桃臀都是标准配置:

似乎无论走哪个路线的女明星,减重塑形都是她们事业的一部分。

实际上,女明星掌控身形,除了角色和舞台需要,更多的还是身不由己。

首先,为了上互为,她们必须比常规视觉上更身材矮小,更骨感。

因为镜头不会残忍放大你身上多余的每一斤肉。

不够立体的下颌线,会让你的脸在镜头里像一张烙饼。

之前四小花旦同框,脸部有一点浮肿的天仙车站在纤细的幂幂旁边,没少被穷发福。

除了赛神仙的同行,女明星减肥也必不可少催命的粉丝。

女艺人的粉丝全称花粉,这群花粉人均事业粉,紧密把控姐姐的日常工作,对身材拒绝相当苛刻。

彭小苒粉丝之前花式催减肥的队形,看得人李安式震撼。

(我看得懂,并且大不受震惊jpg.)

不仅云掌控身材,姐姐的化妆、微表情也都要管。

(说道的奇特挺有道理,bushi)

如果说粉丝=亲妈,那花粉的集体户口应该归属于海淀黄庄。

相比之下,男艺人的粉丝(简称生粉)就佛系由很多,虽然撕逼战斗力强,但对哥哥本人拒绝并不高。

所以男明星一不小心就飞来自我,长得着玩玩。

比如爱吃汉堡的许凯,从《烈火军校》的顾燕帧到《千古》胖玦,也就一天3顿宵夜的距离。

还有最近彻底打滑的吴签儿。

其实几几自从续约后就无所谓身材了,气质也迅速“姨化”。

但变丑、约炮又算什么呢,签签归国7年人气依然坚挺,死忠粉赶都赶不走。

粉丝较低诉求,成就男艺人的低门槛。

毕竟,有些哥哥连业务能力和私德都能靠营销,身材管理当然更是“看心情”。

不然也会有之前微博红毯上,集体打滑了。

很明显:没有事业心、爱情脑、颜值垮塌……这些打滑因素都不阻碍哥哥们成为顶流。

但这随便放在哪个女艺人身上,都是可怕压制。

很多人觉得花粉管得比亲妈都严格,很没必要。

但是,没有背景的年轻女性想要在影视圈站稳脚跟,除了在容貌和业务上做到极致,还有别的出路吗?

其实不仅内娱,放眼整个亚洲乃至欧美好莱坞,影视圈对女性的要求都是格外严苛和挑剔。

2017年以前,好莱坞遵循着一个默认的分配原则:

动作、战争以及惊悚片不会优先考虑男演员,女演员们一般只不会获得一些家庭少女和主妇的角色邀请。

——Brigitte Rollet《女性与电影,美貌与绝望》

文娱行业的女性困境,背后是多年累积的男性凝视。

影视业的话语权总是掌控在男性手中。

直到2017年,韦恩斯坦性侵引起的一系列性丑闻,使好莱坞重新配对,影视女性工作者的安全才终于被推崇起来。

所以近几年,国外影视能看见越来越多元化的女性面孔:

《杀掉伊芙》里的小眼睛阿姨吴珊卓,3次创下金球奖记录;

身材走样的温斯莱特可以理直气壮,拒绝制作人p掉她的皱纹和赘肉。

欧美娱女星年纪步入40,就算五官有硬伤、气质泯然众人,但依然能塑造出让人过目不忘的角色。

反观国内,同龄30+、40+的女演员,都还在“冻龄”少女的人设里挣扎挣扎。

40岁的杨蓉,去年还在演一看帅哥就花痴的睡咲甜妹;

36岁的童瑶,上个月还在谍战剧里装扮成18岁的爱国女大学生。

她们未必想“少女人另设半永久”,但市场给不了她们其他的自由选择。

内娱女演员一“上年纪”,就迅速被出局,戏约骤减,无人问津。

只有赵雅芝和惠英红这样底子过硬的不老神仙,比同龄女演员多一点点机会。

同样遭到男性审美反抗多年,欧美已逐渐开始挣脱桎梏,我们的姐姐却还不能在外貌上内卷。

如今,姐姐们备受后遗症的容貌焦虑,逐渐从娱乐圈延伸向大众。

虽然说普通人没必要对标明星,但当网络上铺天盖地都是夸赞白瘦幼的报导,

小红书、keep上人人都是粗壮圆润的身材,谁还有勇气说脸大腿粗也是种美呢?

女性厌容貌焦虑久矣。然而这种刻板审美,可能未来50年都不会消失。

就像陶虹曾说道过:“中国发展太快了,几十年的时间赶上了别人上百年的变化,但社会观念的改变却需要更长久的时间来沉淀。

没有女孩能在这种情绪中独善其身。

还好,有越来越多的姐姐正奋起抵抗,向大众新的质问“美”的定义。

赵薇导演女性短片《听见她说》,第一集就聚焦因颜值自暴自弃的美女主播:

影后咏梅,曾公开发表呼吁女人修图不要去掉皱纹,故事写在脸上的样子很美。

刘涛被网友评价“胳膊太壮”以后,返怼也是超强飒:

甚至也有男明星开始关注逐渐异化的容貌情绪。

坚信每一声对商品化审美的抵制,都能加快这份焦虑的消失。

美的理解是被自我建构的。

高瘦幼审美的刻板压制下,“自我采纳”是女孩们最温柔的抵抗,也是消解情绪的唯一毒药。

其实,上天对待普通人还是很公平。

普通,意味着不完美,意味著身上有很多与生俱来、后天难以弥补的缺失。

就像吃不胖的人大多肠胃疲惫;天生丽质的人有可能智商和情商都不高……

所以,有时间为容貌焦虑的女孩儿们,与其纠葛自己那点不极致,不如去考古身上被你忽略很久,曾让你闪闪发光过的天赋。

毕竟除了长得好看,还有很多很多,被人认可和讨厌的方式。

比如李雪琴,过于“网红的身材”和憨土的气质一点都没影响她靠脱口秀层层出圈。

《青春有你》有点矮的安琦,和《创造营》有点长得的段奥娟,在纯看脸的新秀里,靠舞台魅力也能杀出重围。

她们没能在容貌上拿一副好牌,但这阻止不了她们在舞台上盛开魅力。

舞台上的热情和坚定,源于自身过硬的实力。

人生也是。

近几年,太多丑女逆天鹅的甜宠剧,让女孩们产生“靠颜值能逆袭改命”的错觉。

漂亮的身材显然能老大自己获取关注,但没有办法把这份注目存留下来。

就像医美可以只能“复制”别人的脸蛋,但却无法复制她们的人生。

彩云易散,美貌易碎。

当一个女孩寻找美貌之外属于自己的价值,她才能真正自由。

检举/对系统


秒拍 秒拍 秒拍 一下科技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