越来越多的女孩选择去给死者化妆、按摩 | 请看见殡葬业里的女性力量

发布时间:2020-12-11   来源: 网络    

原标题:越来越多的女孩自由选择去给死者化妆、按摩 | 请看到殡葬业里的女性力量

今天我了解了一个新奇的职业——殡仪师。

这是一群专门为死者整修面容和身体的人。

他们的工作是尽可能地还原死者生前的模样,并且获取殡葬礼仪服务。

在我印象中,这份事业主要都是男性在从事。

但最近,越来越多的女性也涌进了殡仪师的行列。

作者:寒生

(微信ID:chengyusan666)

“即使我杀了,

我也想让男人触碰、清除我的身体”

近年来,随着人们性别角色观念的改变,以及越来越多的人倾向由女性来处置去世女性的身体。

拒绝接受殡葬师培训的韩国女性人数正在增多。

△图:nypost.com

韩国乙支大学防腐学教授Lee Jong-woo说,在21世纪初,韩国只有约1/3的殡葬师学生是女性,但如今女学生已经占到了班级人数的60%左右。

殡仪公司也表示,他们收到了更多必须女性殡葬师的拒绝。

对女性殡葬师的需求增多,必不可少女性集体意识的觉醒。

一方面,韩国民众要求打击针对女性的性暴力犯罪的呼声越来越高。

偷窥、色情报复、色情勒索等险恶事件频发,引起了韩国女性的集体愤怒和抗议。

社会环境的险恶,造成很多女性无法拒绝接受自己死去后让男人来清除、打扮自己的身体。

今年19岁的Park Se-jung已经自学殡仪指导两年了,她说:

(锻炼时)即使我穿得很多,但当异性同学触碰到我的身体时,我也依旧感到不舒服。

我很确认,即使我杀了,也想让他们触碰、清洗、打扮我的身体。我下定决心,我应该是那个向那些女性好好道别的人。

△2020年11月2日,Park Se-jung被放置在一个仿真棺材里。图/路透社

此外,韩国的自杀亲率是发达国家中最低的。

2019年,韩国每10万人中有24.6人自杀身亡,有超过4000名女性自杀身亡,还包括女艺人崔雪莉、具荷拉。

韩国就业信息处回应,每年有超过13万名女性丧生,他们预估对女性殡仪师人数的市场需求将进一步下降。

已经从业7年的殡葬师Park Bo-ram说道:

大多去世的年轻人都是自杀身亡,特别是如果是自杀的女性,由我们(女性)来处置遗体的话,死者的家属不会更难受。

我忘记一个自杀的学生,十几岁,是独生女……清洗、打扮完遗体后,我看见她大腿上有很多自杀的痕迹,但她的家人都不知道。

她回忆说,即使是处在哀伤的情绪中,女孩的父母依然非常感激,是一位女下葬师处理了女儿的遗体。

△在首尔一家医疗中心的殡仪馆里,Park Bo-ram正在清理一具尸体。图/The japen times

数据与评估专家艾利森·斯科特·普鲁特在其论文《性别职业中的情绪劳动:女性殡葬承办人的工作》中提到:

殡葬师是一项牵涉到了大量情绪劳动的工作。

而在社会中拥有更少资源与权利的女性,更擅长于将情感转化成为一种可销售的商品。

这也使得女性的冷静、精细,成为殡葬行业中自己的独特优势。

期望做到一个能让亲属好好送别的入殓师”

日本一档综艺节目《可以跟着去你家吗》,曾经偶遇到一个22岁的女殡仪师,她在同为入殓师的母亲的影响下,也转行了入殓师的工作。

在讲解自己工作的时候,她向主持人展出了自己用于的一些殡仪工具,还提及很多给遗体化妆时的小技巧。

比如,可以通过海绵让死者拥有一个微笑的表情,在颧骨和嘴角处上腮红不会更贞气色,服装要根据季节和家属的要求、信仰特别配上等等。

甚至,她还会给遗体美容,像对待活人一样对待遗体。

新华网也曾专访过八宝山殡仪馆的几个女殡仪师,其中一个工作人员说道,自己每天要为五六不具遗体整容,几年下来接触的遗体已经将近万具。

整容的时间也没标准,较短的20多分钟,长的甚至要好几天。

除了自然死亡的遗体,她们也会遇上高空坠楼、火灾、溺亡、刀砍而亡,甚至是被分尸的遗体。

拉直躯体、重塑复型、遗体化妆等,几乎是她们每天都要重复的动作。

△殡葬师曲杰打算为遗体进行化妆。 图/新浪图片

但是对工作认真负责的她们,同时也撑起了巨大的工作压力:

老人还没有下葬,子女就开始因为家产打人;

辛苦给遗体整容化妆,却被家属冷落简化得一点也不像;

还有家属毫不顾忌地指着她们,教育自己的孩子“不好好学习,将来你就做到这种工作!”

几位女殡仪师从不给自己化妆,她们每天的工作就是面临无数的哭声,听得了也跟着哭。

如果说工作的压力还有办法倾诉,那她们面临的社会种族主义和刻板印象,却像洪水一样冲击着她们,让她们无处躲藏。

“你怎么敢用摸死人的手给我做饭”

作为一个行业,殡葬是直接和丧生打交道的。

在情感上,大多数人在心底都恐惧丧生,进而指出这份和死亡涉及的工作“不洁净”,会本能地防止和从业者认识、恋情,怕“触霉头”“不吉利”。

计划毕业后去殡仪馆工作的Shin Hwa-jin说,一位女殡葬师说她婆婆不理解她的工作,曾经严厉地问她“你怎么敢用碰杀人的手给我吃饭”

这种刻板种族主义,也造成殡葬行业构成了很多不成文的规定,比如不参加亲友的婚喜寿宴、不主动告知职业、不问候不递名片、初一不去别人家过年等等。

△图/《下葬师》

而本就处于弱势的女性,身处这一行业,受到的偏见影响更甚。

19世纪之前,在严苛的礼仪观念之下,女人和孩子的尸体不容许被男人处理,于是女性自然出了处置尸体的最佳人选。

西方专门从事这一行业的女性,通常被称作“裹尸布女人”,她们收集、清洗尸体,给尸体穿着上衣服。

虽然和男人一样做到着繁重的工作,但她们在殡仪业的发展中是几乎被忽视的。

后来美国内战爆发,成千上万的军人客死异乡,他们的家人拒绝政府对尸体展开防腐处置,然后把他们带回家,防腐剂开始应用于丧葬行业。

△战时的尸体防腐谷仓。图/yesmagazine

也是在这一时期,女性开始被排挤出了殡仪业。当时很多行业期刊声称女性不认识科学,不具备从事殡葬工作的科学知识储备和身体拒绝。

直到一位西班牙护士靠自己的希望沦为著名的防腐剂先驱,证明了女性有从事学术研究和社会实践中的能力,才超越了殡葬业男性主导的局面。

在她的鼓舞之下,越来越多的女人开始参加培训,获得了工作许可,从事尸体的防腐工作。

加上六十年代初第二波妇女解放运动的发展,人们广泛意识到了各行各业对女性的不公平和偏见,很多行业开始顺应潮流,接受女性,殡仪行业就是其中之一。

根据美国殡葬服务教育委员会的统计数据,在殡仪相关的项目中,近年来参予的女性已经占了56.9%。

殡仪业女性力量的经常出现,不代表她们承受的隐形的道德压力和社会种族主义不存在了,只是敢于站出来挑战的女性越来越多了。

△美国作家凯特琳 · 道蒂在她开办的殡仪馆。图/dilettantearmy

电影《入殓师》里有一句台词:“杀并非生子的对立面,而是作为生子的一部分永存。”

殡仪师表面上看是为死者服务,实际上是在用另一种形式宽慰生者。

无论用的工具多么华丽,化的妆容多么精致,人杀了就会有任何感觉,但全缘者来说,这是最后一次,能表达自己的爱护与爱的机会。

这一反射着人性温情的职业,应得到更多的尊重和理解。

殡仪业容易,专门从事殡仪业的女性更容易,希望有越来越多人能避免种族主义和刻板印象,认同女性作为一个职业人员的付出和贡献。

我们一直在注目“生”,却对死这件事避而不谈。

但死亡,却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。

对死掉的人来说,找到一个温柔、细心的人,为自己死去的亲人修正面容和身体,也是需要给活人安慰的事情。

这个世界需要有人迎接新生儿,也需要有人去带走一个辞世的人。

不要再污名化那些带走一个个亡人的女性了。

本文转载自公众号:橙雨伞

欢迎关注橙雨伞,跨界联合,终止性别暴力 (微信ID:chengyusan666)。http://www.sohu.com/a/436967134_722781返回搜狐,查阅更多

责任编辑:


ACCESS集团好不好 ACCESS集团好不好 ACCESS集团好不好 澳洲ABM怎么样 澳洲ABM怎么样 ACCESS集团好不好

猜你喜欢